交大两年

编辑:来源:21人阅2018-04-25 16:26:43

1985 届 3122 班 田念慈    


老图书馆和线性代数考试


在包兆龙图书馆1985 年末建成开馆前,这座坐东朝西的老屋是交大师生借阅图书的主要场所。当时没有计算机检索系统,所有书籍的检索卡片分门别类置于一个个木制抽屉内,每个纸质卡片的上部中央有一个圆孔,一个抽屉内的卡片均由一根铁丝穿过圆孔而便于查找。可以想象,查找书名和书号并不容易。读者将需要的书名书号写在小纸条上递给工作人员,还要等待片刻。记得学生每次可以借阅5 本书。对于学业负担很重且住在上中路交通不便的我们来说,来到此地,无非是寻找学习参考书,求得“对症下药”的“偏方”,觅得解题思路,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某年,武剑民老师的“线性代数”考试前,我借阅到一本苏联数学家编撰的“线性代数”的习题集。翻翻看看,挑了几道陌生的“难题偏题”试着解解。不料考卷到手,一瞧!竟然有两三道题似曾相识,于是,那次考试势如破竹,一气呵成。如此快事幸事仅此一例。

那时,检索图书的柜子就放置在这个走廊的东侧。

董老师“下课了”

交大素以理工科见长,有“东方MIT”之称。学长、大科学家钱学森1934 年从交大毕业赴美国麻省理工就读,发现交大的教科书竟然与MIT 的如出一辙。

尽管我们3122 班的专业是工业管理工程(国外叫做“IE”,直译为“工业工程”),但交大除了设置高等数学(数学分析)以及属于工程数学的“概率论和数理统计”与“线性代数”,还安排了“普通物理学”。听说,邮电部在和交大商讨课程设置时,交大执意要如此安排,其用意是培养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普通物理学”的内容顺序,与高中物理学大致相当。力学、运动学、热学、能量守恒、电学、电磁学、光学、分子物理学、原子物理学等等。只是大学物理学用到了许多高等数学的知识,如导数、积分和多重积分、微分方程等。

第一学期的老师叫董金平。每次两节课后,同学们得花比其他学科多得多的时间来完成作业。遇到难题,则更是相互切磋讨论到深夜还未有结果。董老师常常在作业本上不是给予优良中差或五四三二的评分,而是批上朱笔德文评语,弄得同学们云里雾里。第一篇力学的考试,大伙儿成绩不甚理想,怨气自然就发到了董老师身上。

那年,恰逢交大在中国的大专院校率先试行教学改革。学期结束,由学生评议老师,末位淘汰。第二学期,一位

女教师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意识到董老师走了,放在当下叫做“下课了”。同学们一则以喜,换了一位老师,也许

学得会轻松些;一则以忧,学生不知好歹与老师作对,哪有好果子吃!

果然,在那个期末考试中,有十来位同学不及格。大家算是领教了“普通物理学”在交大一向称作霸王课的味道。

获知考试结果的那天,正值星期五。回家路上,在肇嘉浜路天钥桥路东侧上无四厂门口乘上15 路电车。同车的邱

崇进和谢利国问我得了多少分,我说93分。一道涉及谐振运动的题目,我灵光乍现,搭对了神经,列出微分方程解了

出来,由此获得高分。那次考试,是我在交大两年里,最最愉悦的一件事。

后来得悉董老师去德国留学了,我们总感到对不起他。

运动中的物理学

交大历来重视学生的体质和体育教育。篮球、乒乓球是母校的传统强项。体育系主任孙麒麟教授是全国著名的乒乓球比赛裁判长,周麒老先生曾长期担当全国桥牌联赛的裁判长。

我们这个大专班,也少不了体育课。一个雨天,体育课安排在室内。老师给我们讲授体育运动中的力学和运动学。

老师先讲解跑步中的运动要领。从上肢的摆动讲到下肢大腿带动小腿的前后交替运动;从躯干的姿态讲到呼吸和步频的协调。一边讲,一边示范,还在黑板上画出图示。尤其是小腿在身后应当尽可能地让小腿肚贴近大腿后侧,以髋关节为轴心摆动向前的要诀,充分运用了减小转动半径以加快角速度的物理原理。

接着传授中国民间体育项目拔河的秘笈。通常拔河者的姿势是:两条腿一前一后站立,双手握住绳子于腰部,略微侧着躯干,脸朝着正前方。然而,拔河参与者的这个姿态全然有悖于这项运动的物理学规律。

正确的姿势应当是:全体两脚平行站立,双手握紧绳子于腹部之上,双臂伸直,抬头仰天后倒,尽可能使得身后与地面的夹角为最小。比赛开始的哨声一响,所有人双腿一起往后蹬,躯体和下肢尽量保持笔直,如同一个刚体。此秘笈的要诀有二,“拉”和“被拉”。首先,拉,要靠腿部的力量。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腿部蹬地的力量一定大于两臂后拽的力量;其次,要增加被对方拉动的难度。你方所有队员一起以双脚为支撑点绷直身子用力蹬地并努力和地面形成最小夹角时所形成的向后分力为最大,此时,对手往往在僵持不下筋疲力尽你方一起发力后败北。

不久,我们在和3121 班的拔河较量中如法炮制,虽然我们的个头体重不及来自东北的学友,但还是以巧以智取胜。

离开母校后经历过几次单位的运动会,用此要诀于拔河比赛,屡试不爽,十分灵验。

高中在同样以体育见长的由圣约翰大学附中和大同大学附中合并而成的上海市五四中学就读。从五四中学走出过足球名帅徐根宝,篮球国手周明镐、乌维培、朱承塘和王文銮,桥牌大师王俊人,象棋大师徐天利。体育老师中也不乏篮球名宿、棒球健将、拳击和摔跤高手、北京体院毕业的体操运动员,但从未有过一堂室内体育课将物理学原理融入体育项目且通俗易懂。